存文。

© 青色系RG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 无题

未完,不确定有没有后续
Alpha x Alpha,没有车(…)

如果杀了一个人可以获得他的积分。
那么,若是强/奸的话呢?

———————————

两种相互抗衡的信息素在狭小的空间内剑拔弩张,空气中仿佛可见碰撞星火,轻易勾起Alpha体内最原始本能的躁动,不单单只是情/欲,还是为了让另一方彻底臣服自己。

不过照此刻的情势看来,倒有些一面倒的趋势。

安迷修不断挣扎着想摆脱腕上钳制,拉扯出铁链一连串的碰撞声,在空荡荡的房内由回音放大,然而经过方才长时间的战斗几乎已将体力用尽,怎么也无法摆脱这副宛如钢筋坚固的镣铐,只能愤愤的瞪向坐在床边、一脸好整以暇端详他这副糗样的罪魁祸首。

“这是什么意思?”自凹凸赛程开始,无论是试探或者切磋,两人间的打斗向来不少,却从没有过这样情况发生——将战败者双手反绑着铐在床上?开什么玩笑,安迷修心想。“在下没有时间陪你玩游戏,松绑。”

雷狮嘴边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没有回话的打算,而是握上手铐额外连接的铁链末端用力一扯,使原本背靠在床头尽可能将距离拉远的安迷修因为重心不稳朝一侧栽倒,身子摔在床铺发出一声闷响。

“什么意思还会不明白?你别是白生了性别。”雷狮扣住安迷修的下颚,丝毫没有怜惜意味的狠劲掐着强迫他看向自己,欣赏对方眼中明显的愠怒,却是相当成功地激起心底想将他征服的欲望。

“你……”顾不得下巴被人掌握的疼痛,空气中逐渐浓郁的信息素让安迷修立刻起了警戒心,同性间相斥的气味窜入鼻腔,难受的让他忍不住皱眉,虽然不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雷狮,但此刻这种赤裸裸恨不得将他吞吃入腹的视线,是安迷修过去从未遇过的。

然而,却是为时已晚。

“今天正好是我的易感期,谁知道有个自诩为骑士的家伙会这么主动送上门。”雷狮眯起双眼打量安迷修。同为Alpha,简单的一句话已经足够表态,而由相视瞳孔瞬间的收缩,雷狮也明白安迷修理解了他的意思,唇边笑意不由得加深。“真会挑时间啊,安迷修。”

不待眼前那人回答,雷狮又施了几分力迫使安迷修张嘴,下一秒低头狠狠吻上,舌头在湿热口腔内横扫,品尝同样身为Alpha的信息素,刺激特殊期本就蠢蠢欲动的身躯更加兴奋,安迷修眼里闪过的错愕更让他有着无法言喻的满足感,不禁盘算着想看对方更多不一样的表情。

安迷修发了狂的挣动想从掌控脱离,奈何身后不得如意活动的双臂,和雷狮那该死的手劲,动弹不得的他甚至连阖上牙关狠咬嘴里乱窜的东西都办不到,只能呜呜地发出几声抗议的哼鸣。

雷狮的目的相当明确,安迷修这才回想起先前确实有些不对劲,无论是更容易挑衅暴怒的海盗团首领,亦或者空气中飘散着较以往刺鼻的气味,他不禁责怪自己的不小心,若是多几分留意,就不至于引起这失控的发展。

口腔被肆意翻搅的酸麻感不太舒服,津液不断随无法合拢的双唇沿嘴角流淌,一直到雷狮尝的足够了才终于退出,却不等安迷修开口,便又是一记狠咬印在湿润唇瓣,疼得安迷修发出一声闷哼。

瞧着对方被自己吻的微肿的嘴唇,和掺着血丝的唾液一并滑下的模样让雷狮相当满意,好心的替他抹去嘴边痕迹,这才再次出声,低哑嗓音蹭着被咬破的唇峰,戏谑的刻意将语速放慢,确保安迷修足够听清出口的每个字。

“我要干/你。”

评论 ( 2 )
热度 ( 17 )